恢复高考40年 我们的高考故事

2017-06-02 14:06:02来源:无锡新周刊

6月7日-9日,即将迎来2017年高考。对国人来说,似乎没有哪场考试比高考更重要了。今年正值中国恢复高考40周年,一起来看看,那些年,我们曾经经历的高考。回望那段曾经为之奋斗、煎熬的青春岁月,现在的你是否感慨万千?

大学生,是我们那个时代的响亮标签

1978年考生:乌民光

当1977年恢复高考的消息传来时,乌民光有一种傻眼的感觉。他说,“文革”后,有一部电影叫《噩梦醒来是早晨》,足以形容当时的感受。不管怎样,对许多人来说,这都是一次改变命运的机会。

抗震棚开启疯狂恶补模式

乌民光小时候生活在上海,他是1969届的初中毕业生。说是这么说,其实1966年以后的“文革”期间,基本学不到什么,文化程度充其量还是小学生的底子,好在受到家庭的熏陶,自己喜欢看书,文科方面的知识基本是自学来的。初中毕业后,他去过农村插队,1975年通过招工进了山东拖拉机厂。这是个企业办社会的国营大厂,为鼓励大家参加高考,工厂特地开办夜校专门辅导语文、数学和外语等,“每次上课教室里都坐得满满的”。

1978年,恢复高考后的第二年,乌民光决定报名参加高考,“当时还年轻,插队时不想自己做一辈子农民,现在机会来了,千万不能错过。报过名后照常上班,干活的时候师傅还挺照顾我的,允许我看书。因为当时车间里要能出个大学生,是件非常光荣的事情。”

上过几次辅导课后,乌民光才知道自己的基础原来那么差,开始疯狂恶补。每天下班回到家,他嫌家里太闹,就找到一个1976年抗震救灾时搭建的抗震棚,持续四个多月看书学习到深夜十二点才回家。

当时社会上的学习氛围很浓,积累了十年的毕业生都在赶考,学习辅导书非常走俏,新华书店一到货,门口就排起长队。不论老少,遇到不会的题目,都可以随时随地相互请教。乌民光说:“那种全民学习的劲头,跟现在的广场舞大妈差不多。”

我算是年轻辈的考生了

当年走进高考考场,乌民光才发现24岁的自己在考生中已经算是年轻的了,“很多人是1966年、1967年、1968年的高中毕业生和初中毕业生,上山下乡的知识青年,他们都是农村户口,考上大学对他们来说是解决农村户口问题的,进城就是另外一番人生了。”

在1978年的这次高考中,乌民光觉得自己虽然考得不算好,但已经拼尽全力了,他说:“数学只考了46分,但辅导老师认为已经发挥到了极致”。最后,乌民光被山东济宁师范专科学院中文系专科录取。到班级里一看,他又是小字辈了,“没结婚的只有五六个人,全班四十多人平均每人有1.5个孩子。年纪最大的50岁,已经当了外公”。

当年的大学生对学习的态度真可以用“如饥似渴”来形容的,非常珍惜大学的读书时间,放学之后也泡在图书馆里,对专业以外的哲学、政治、文化类知识更是兴趣浓厚,宿舍卧谈的话题常常与反思“文革”有关,很多议题都绕不开自己插队下乡、当工人的经验体会。大学虽然只有短短的两年,但出来之后再也不是工人身份,乌民光成了教师,走上了讲台。他觉得当年社会上“关于真理问题的讨论”影响了他一生,那时的大学生对政治的热情比现在强烈,热情中带着“文革”的伤痕,带着改变社会的期待,有一种知识分子与生俱来的使命感。所以,当他后来走上讲台给大学生讲课时,常常会强调大学生的历史责任感,毕竟大学生是一个不能落入俗套的响亮标签。

■链接

1978年全国高考作文题

根据给出的材料《速度问题是一个政治问题》,把它缩写成一篇五百至六百字的短文。

相关新闻